西郢

西郢

鄢郢之战

返回>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7-16 21:01    关注度: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查看我的珍藏

  鄢郢之战,是指周赧王三十六年至三十七年(前279年-前278年),秦国名将白起率军伐楚,打破楚国别都鄢(今湖北宜城东南)、国都郢(今湖北江陵西北),重创楚军主力的大规模作战。

  在和平中,秦将白起选择最佳出兵机会和进军路线,取得攻楚的计谋自动。秦军孤军客战楚境,期于死地求生,乘楚王城池不修,边备废弛之机,采纳掏心战术攻入楚国,并采用了决水攻城的战术霸占楚国别都鄢城,然后沿长江东下深切楚境,攻下楚国都城郢,焚毁楚国的宗庙和夷陵,取得最初的胜利。

  此战,秦国获得了楚国大量河山;楚国被迫迁都,国力遭到极大减弱。

  [2-3]

  楚国境内邓、鄢、西陵、郢至竟陵

  前279年-前278年

  秦国,楚国

  秦军获胜,楚都郢被攻下国力大损

  参战方军力

  秦国数万之众

  秦楚戎行伤亡不详,鄢城苍生淹死数十万

  次要批示官

  白起,楚襄王

  拜见词条:秦国楚国

  秦国春秋战国期间的一个诸侯国。秦国最后的领地在秦(今天水市),在其时属于中国的边缘部门。秦穆公时,秦国起头参与华夏争霸。

  楚国是春秋战国期间南方的一个诸侯国,最后的领地在楚地,从一个小国逐步变成春秋战国时代一个拥地千里的强国。

  楚文王时建都于郢(今湖北省襄阳市宜城辖区内),此后为扩充范畴,楚国与华夏诸侯国经常发生战事。

  进入战国时代,楚悼王为求富国强兵,任用吴起起头变法兴革,使楚国国力日益强盛

  周赧王二年(前313年),秦国的张仪棍骗楚怀王,告诉楚国:若是能和齐国断交,秦国情愿割让六百里商於之地给楚国,楚怀王入彀,与齐国断交后只得六里地。楚怀王愤怒不已,出兵进攻秦国,被秦将魏章大破于丹阳,楚怀王再召集全国的部队,策动进攻,再惨败于蓝田。楚怀王晚年被秦昭王骗去秦国,客死咸阳,楚国国势敏捷虚弱。

  楚襄王时政治败北,国势日衰,任用恭维谄媚之臣,架空贤良的奸臣,城池年久失修,守备亏弱。

  周赧王二十二年(前293年),秦国派上将白起攻打韩国,在伊阙获大胜。伊阙之战后,秦昭王写给楚襄王一封国书说:“楚国变节了秦国,秦国将率领诸侯军攻打楚国,决一雌雄。但愿您重整戎行,以便当落索性地打一场。”楚襄王很担忧,便筹算跟秦国讲和。周赧王二十三年(前292年),楚国到秦国驱逐新妇,秦楚讲和。

  周赧王三十年(前285年),楚襄王与秦昭王在宛(今一带)敌对相会,议和结亲。

  周赧王三十二年(前283年),楚襄王与秦昭王在楚国的别都鄢(今湖北省宜城市东南)敌对相会,同年秋季,又和秦昭王在秦国的穰(今河南省邓州市)相会。

  周赧王三十四年(前281年),楚国有一位长于用微弓细绳射中北归大雁的人,楚襄王传闻后,把他叫来扣问射中的经验。

  这小我在回覆的时候说:“我爱好射小雁、小鸟,这是小箭的感化,怎样值得向大王说呢?何况凭着楚国广袤的地盘,凭仗大王的英明,所射中的绝非仅仅是这些小雁、小鸟......秦国是只大鸟,背靠大陆栖身,面向东方耸立,左面接近赵国的西南,左面紧挨楚国的鄢郢,反面对着韩国、魏国,妄想独吞华夏,它的位置处于劣势,地势又有益,展翅翱翔,方圆三千里,可见秦国不成能零丁缚住而一夜射得了。”

  此人的话激愤了楚襄王,楚襄王又想起他的父亲被秦国棍骗,客死在秦国。

  楚国想和齐国、韩国结合伐罪秦国,借机图谋周朝。周赧王派武公(周定王曾孙)去游说楚国,而且成功说服了楚国的宰相昭子。于是楚国放弃了原有的打算。

  次年(周赧王三十五年,前280年),秦国上将司马错率领戎行从陇西郡出兵,攻取了楚国的黔中郡

  周赧王三十六年(前279年),秦昭王派大良造(爵位名)白起率军大举攻楚。

  白起阐发了两军形势后,决定采纳直捣楚国统治核心地域的计谋方针。周赧王三十六年(前279年),白起率军数万沿汉江东下,攻取沿岸重镇,掠取汉水流域丰饶的粮草补给军需,出敌不料闯入楚境。

  白起还号令秦国的戎行在过河之后拆除桥梁,销毁船只,自断归路,以此暗示决一死战的决心。而楚军因在本土作战而有后顾之忧,将士只关怀本人的家庭,没有斗志,无法抵挡秦国精锐士卒的猛攻,节节败退。

  秦国戎行在白起率领下当者披靡,敏捷攻打并占领了楚国在汉水流域的要地邓(今湖北襄阳北),不断达到楚国的别都鄢(今宜城东南)。

  鄢城距离楚都城城郢(今荆沙北)很近,是拱卫郢都的军事重镇,楚人早已集结重兵在鄢城,诡计阻遏秦军南下进攻郢。

  秦军在鄢城遭到进入楚境以来最顽强的抵当,屡攻不克,而秦国戎行孤军深切,不宜持久,于是操纵夷水从楚西山长谷出而流向东南的有益前提,在鄢城西边百里处筑堤蓄水,并细长渠中转鄢城,然后开渠灌城,水入城为深渊,鄢城的东北角经河水浸泡溃破,城中苍生被淹死数十万。

  秦破楚鄢郢之战

  秦军于是占领了鄢城。霸占邓、鄢城后,白起休整部队,弥补兵员和军资,同时将秦国的罪人刑徒迁移到所得邓、鄢两地,以此为进一步攻楚的基地。

  周赧王三十七年(前278年),白起再次出兵攻打楚国,百战百胜,攻下楚国都城郢,销毁其先王陵墓夷陵(今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向东进兵至竟陵(今湖北省潜江市东北),楚襄王在兵败后,向东北方溃逃至陈(今河南省淮阳县),被迫迁都于此以自保。

  鄢郢之战,秦国大获全胜。此战,秦国占领了楚国西部长江以北(江汉平原西部和鄂西北地域)大片地盘,并在此设立南郡,白起因战功卓著被秦昭王封为武安君。

  [20-22]

  此战,秦国的胜利,进一步冲击和消弱了楚国的实力,从此,楚国愈加虚弱。周赧王三十八年(前277年),秦昭王录用白起为主将、蜀郡郡守张若为副将,篡夺了楚国的巫郡和黔中郡,严峻减弱楚国实力。在春申君(战国四令郎之一)的调整下,秦昭王才与楚国结盟休战。

  [23-25]

  周赧王三十九年(前276年),楚襄王堆积东部的士兵,共有十多万,又向西攻取秦国占领的长江干的十五座城池划为郡县,夺回西部一部门地域。

  周赧王四十三年(前272年),楚襄王派三万人协助赵国、魏国、韩国攻打燕国。于是楚国又和秦国讲和,让太子熊完到秦国做人质。

  毛遂:“此百世之怨,而赵之所羞,而王弗知恶焉。”

  据《水经注》所载:鄢郢之战中,秦将白起见久攻不下,决定引水灌鄢(湖北宜城)。水从城西灌到城东,在一个叫熨斗陂的处所入注成渊,水流冲垮了城池的东北角,苍生随水流死于城东者数十万,城东皆臭,故称熨斗陂为“

  听说白起灌鄢的水是从距鄢城百里之遥的南漳县武安镇蛮河上垒石筑坝、开沟挖渠引的,后来,这条沟渠被开辟操纵,又成为了一项水利工程。流水百余里,溉田数千顷。东汉期间,南郡太守王宠在此根本上又开挖木里沟渠,使灌区面积进一步扩大,宜城从此成为鱼米之乡。唐代诗人胡增,写了一首诗:武安南伐勒秦兵,疏凿功将大禹并。谁谓长渠千载后,水流犹如故宜城。后人又把“白起渠改称为“百里长渠。

  《史记·楚世家》“十九年,秦伐楚,楚军败,割上庸、汉北地予秦。二十一年,秦将白起遂拔我郢,烧先王墓夷陵。楚襄王兵散,遂不复战,东北保於陈城。二十二年,秦复拔我巫、黔中郡。”

  《史记》卷七十六·平原君虞卿传记:白起,小竖子耳,率数万之众,兴师以与楚战,一战而举鄢郢,再战而烧夷陵,三战而辱王之先人。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传记:楚王亡去郢,东走徙陈。

  《史记·秦本纪》:邑之秦......缪公任好元年,自将伐茅津,胜之......秋,缪公自将伐晋,战於河曲......二十年,秦灭梁、芮。

  《史记》卷四十·楚世家第十:熊绎当周成王之时,举文、武勤奋之後嗣,而封熊绎於楚蛮......子文王熊赀立,始都郢。

  《史记》卷六十五·孙子吴起传记第五:楚悼王素闻起贤,至则相楚。明法审令,捐不急之官,废公族疏远者,以扶养战役之士。要在强兵,破驰说之言从横者。于是南平百越;北并陈蔡,却三晋;西伐秦。诸侯患楚之强。

  《史记》卷四十一·越王句践世家第十一:楚威王发兵而伐之,大北越,杀王无强,尽取故吴地至浙江,北破齐于徐州。

  《史记》卷四十·楚世家第十:三十年,秦复伐楚,取八城。秦昭王遗楚王书曰:“……寡人原与君王会武关,面相约,结盟而去,寡人之原也。敢以闻下执事。”楚怀王见秦王书……于是往会秦昭王。昭王诈令一将军伏兵武关,号为秦王。楚王至,则闭武关,遂与西至咸阳,朝章台,如蕃臣,不与亢礼。楚怀王大怒,悔不消昭子言。秦因留楚王,要以割巫、黔中之郡。楚王欲盟,秦欲先得地。楚王怒曰:“秦诈我而又强要我以地!”不复许秦。秦因留之......顷襄王三年,怀王卒于秦,秦归其丧于楚。

  《战国策》卷三十三·中山策·昭王既息民缮兵:昭武安君曰:“是时楚王恃其国大,不恤其政,而群臣相妒以功,阿谀用事,良臣斥疏,苍生心离,城池不修,既无良臣,又无守备。

  《史记》卷四十·楚世家:六年,秦使白起伐韩于伊阙,大胜,斩首二十四万。秦乃遗楚王书曰:“楚倍秦,秦且率诸侯伐楚,争一旦之命。原王之饬士卒,得一乐战。”楚顷襄王患之,乃谋复与秦平。七年,楚迎妇于秦,秦楚复平。

  《史记》卷四十·楚世家:十一年,齐秦各自称为帝;月馀,复归帝为王。十四年,楚顷襄王与秦昭王好会于宛,结和亲。十五年,楚王与秦、三晋、燕共伐齐,取淮北。十六年,与秦昭王好会於鄢。其秋,复与秦王会穰。

  《史记》卷四十·楚世家:十八年,楚人有好以弱弓微缴加归雁之上者,顷襄王闻,召而问之…襄王因召与语,遂言曰:“夫先王为秦所欺而客死于外,怨莫大焉。今以匹夫有怨,另有报万乘,白公、子胥是也。今楚之处所五千里,带甲百万,犹足以积极中野也,而坐受困,臣窃为大王弗取也。”

  《史记》卷四十·楚世家:顷襄王遣使于诸侯,复为从,欲以伐秦。秦闻之,出兵来伐楚。

  《史记》卷五·秦本纪:二十七年…又使司马错发陇西,因蜀攻楚黔中,拔之。

  《史记》卷四十·楚世家:秦伐楚,楚军败,割上庸、汉北地予秦。

  《水经注·卷二十八·沔水中》:夷水又东注于沔,昔白起攻楚,引西山长谷水,便是水也。旧堨去城百许里,水从城西,灌城东,入注为渊,今熨斗陂是也。水溃城东北角,苍生随水流死于城东者,数十万,城东皆臭,因名其陂为臭池。

  《史记·秦本纪》:(秦昭王)二十八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鄢、邓,免罪人迁之。

  《史记》卷十五·六国年表:(楚襄王)二十年,秦拔鄢、西陵。

  《史记》白起王翦传记:后七年,白起攻楚,拔鄢、邓五城。其来岁,攻楚,拔郢,烧夷陵,遂东至竟陵。楚王亡去郢,东走徙陈。秦以郢为南郡。白起迁为武安君。武安君因取楚,定巫、黔中郡。

  《韩非子·初见秦》:秦与荆人战,大破荆,袭郢,取洞庭、五渚、江南。荆王君臣亡走,东服于陈。

  《睡虎地秦简·纪年纪》:(秦昭襄王)廿九年,攻安陆。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传记:秦以郢为南郡。白起迁为武安君。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传记:武安君因取楚,定巫、黔中郡。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昭襄王)三十年,蜀守若伐楚,取巫郡,及江南为黔中郡。

  《史记》卷七十八·春申君传记:歇乃上书说秦昭王曰…昭王曰:“善。”于是乃止白起而谢韩、魏。发使赂楚,约为与国。

  《史记》卷四十·楚世家:二十三年,襄王乃收东地兵,得十馀万,复西取秦所拔我江旁十五邑认为郡,距秦。二十七年,使三万人助三晋伐燕。复与秦平,而入太子为质於秦。楚使左徒侍太子於秦。

  词条标签:

  鄢郢之战图册

  V百科往期回首

  浏览次数:

  编纂次数:27次汗青版本

  比来更新:

  (2018-07-05)

  凸起贡献榜

  ┢┦aΡpy★

  举报不良消息

  未通过词条申述

  赞扬侵权消息

  封禁查询与解封

  ©2019Baidu

  京ICP证030173号

http://soleselect.com/xiying/409.html
上一篇:鄢郢_百度百科 下一篇:郢爯_百度百科

报名参赛